同是天涯沦落人:三姐妹相约美国做试管婴儿

岳丽(化名)出身自书香门第,父亲是高中历史老师,母亲在初中教授音乐,对家庭的全部回忆就是每天晚饭后,父亲抚琴,母亲歌唱。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岳丽越来越展现出她在文艺方面卓越的才能,她不仅是学校合唱团的领唱,还是学校各种联欢会的主持人。
 
凭借着艺术方面的特长,18岁那年,岳丽考上了某军队艺术学院,大学就读期间,她参加了青年歌手大奖赛并获得了优秀奖,毕业后,又顺利考进了某文工团担任独唱演员。可以说,岳丽人生这前22年过得还是顺风顺水的,基本没有经历过什么让她纠结又揪心的事,直到步入婚姻。
 
岳丽是个漂亮姑娘,从小没少被人追,但她是个乖乖女,从小铭记妈妈的教诲:读书期间不谈恋爱。直到走进大学生活,她才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段恋情,男孩名叫师帅(化名),是该校音乐教育专业的学生,家世不错。
 
在这段感情里,岳丽付出了全部,她觉得自己从未像在乎师帅一样这么在意一个人,每一分每一秒,她的情绪完全被师帅左右,担心他的衣食冷暖,有时候师帅会烦烦地说:怎么你比我妈还我妈?在这份付出实力悬殊的感情里,岳丽一上来就输了,她没想过给自己留后路,也没想过如果修不成正果,要如何舔舐自己的伤口。果然,毕业后师帅云淡风轻地结束了这段恋情,理由是他要去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进修了。
 
他这一走便音信全无,岳丽觉得自己的天都塌了,那半年,这个姑娘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琴房,她总是一边弹琴,一边唱歌,直到再也没有一丝力气才作罢,半年时间,167公分体重52KG的她只剩下43KG,连走路都像在打飘。
 
团里热心的前辈给她介绍了自己的亲戚,也就是后来成了她丈夫的赵安(化名),一个陕北汉子,靠自己的勤奋拼搏考到帝都,又在某国字头银行里谋到职位的小伙子。赵安说话鼻音很重,一听就是典型的陕北人,这在俩人接触之初,还一度让岳丽觉得亲切,那时的她总在想土点就土点吧,人实在就行。
 
两个人接触了一段时间就步入了婚姻。婚后,尽管赵安的大男子主义令岳丽心感疲惫,但她想着,婚姻就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相互包容,才能赢得幸福的未来。就像她自己的爸爸妈妈,一直以来脾气有些火爆的爸爸也让妈妈受了不少委屈,可每当他俩一个弹琴一个歌唱时,空气中随时都要炸裂的那些紧张空气就会凝滞,进而糅合成和谐的音符。对此,岳丽也尝试着让赵安去学门乐器,但赵安总以自己没有音乐细胞为由拒绝了。
 
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岳丽在这段静如止水的婚姻里看不到两人未来的路,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怀孕了。自从知道岳丽怀孕,赵安转变很多,先前只要岳丽在家就从不下厨房的他会主动去准备一日三餐,看着自己孕后丈夫的转变,岳丽还是欣慰的,她想,也许新生命的到来真的会给这个死气沉沉的家注入一些新鲜的空气。
 
整个孕期相对安稳,到了孕32周,孕检后,医生告诉岳丽孩子的心脏好像有点问题,那时候,岳丽已进入了孕八月,肚子已是相当壮观。她反复询问有没有解决之法,医生说患先心病的孩子出生后需要尽快做手术。那时,一大家子都为了这个消息愁容满面,终于熬到生产,岳丽把儿子生了下来,那是一个特别漂亮的男孩子,大大的眼睛,人见人爱,满月那天,岳丽和赵安带孩子去社区卫生所打疫苗,不成想被感染了轮状病毒,一般的新生儿都架不住这种病毒的折腾,更何况是一个先心病的小患儿,最终,孩子没能挺过去。
 
失去孩子的岳丽生活仿佛一下子陷入了黑暗,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孩子,赵安说:我们再要一个吧。
 
计划很完美,但执行起来总是差了那么点孕气。前前后后备了小两年,岳丽就是怀不上,这段期间团里其他两个女演员在孕事上也经历了波折,一个胚胎停育,一个孕检出唐氏儿做了引产,这三个女人因为孩子的事有了共同话题,她们觉得眼下最重要的事就是怀孕,怀上健康的孩子。大家聚在一起讨论,总有些火花被碰撞出来,于是便有了结伴去美国做三代试管这个念头。
 
作为演员,还是同一个团里的同事,在协调时间方面费了好大的周折,但这阻碍不了她们想做妈妈的决心。通过中国试管婴儿网试管帮的帮助,她们约好了同一个医生,住进了同一间公寓,三人中,促排后岳丽的取卵情况是最好的,取得8颗,7颗受精,五天后有3颗到了囊胚。其他两人分别是2颗和1颗囊胚,几乎是同时,她们做出了再来一个周期的决定。
 
由于团里有新年排练任务,三人决定年后再战美国。我们有理由相信,来年的她们定能有个顺利的促排周期,也能筛到健康的宝宝。毕竟,只要有卵没有什么是实现不了的!
 
  • 相关推荐
  • 百科
  • 美国
  • 泰国
  • 俄罗斯
  • 乌克兰
  • 柬埔寨
  • 医院
  • 国内
  • 月子
  • 备孕
  • 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