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西点军校华裔学生意外身亡后,其父母欲提取其精子延续血脉这件事

来自中国日报的消息:近日,美国西点军校21岁华裔学生Peter Zhu滑雪时发生意外,导致脊柱严重骨折,不幸身亡。其父母向当地法院申请,希望能够提取儿子精子,满足儿子的愿望,因为儿子生前曾说想要五个孩子。
 
初次听闻此消息的读者大概要大惊失色,毕竟给尸体取精这件事无论从伦理道德上来讲,还是国家法律法规的层面,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家都会考虑接下来的问题,从已经去世的人身上取出的精子未来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从大众常识的角度看,精子的用途是用来繁衍后代的。但是,这样情况下诞生的婴儿将要面临的问题是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更确切点说:这个孩子的父亲在他出世前很久就不在了。
 
尽管人们众口纷纭,但类似事件依旧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上演,之所以会有这样情况,是因为这些逝者身边的亲人更需要一份情感的寄托。例如2014年12月在美国执勤时被枪手行刑式枪杀的华裔警员刘文健,其妻子就在其离世三年后为他生下了一个女儿。作为刘文健生命的延续,这个女孩的出生也慰藉了刘文健父母那颗苍凉的心。
 
说到这段佳话的由来,最需要感谢的就是当时抢救刘文健的医生,因为刘文健的英雄行为令当时所有的医护人员为之感动,当他不幸离世时负责抢救他的医生在征得了家属同意后,及时提取了他的精子,随后冷冻起来,这才有了三年后小女孩的诞生。不得不说,这个孩子的出生为沉陷在痛苦之中的刘家带来了人生新的意义和希望。
 
无独有偶,这边刘文健的遗孀刚刚为其产下两人珍贵的孩子,在距离遥远的澳洲,一位名叫艾拉的24岁姑娘历时九个月终于等到了为已故男友生育一个后代的判决书。
 如何看待西点军校华裔学生意外身亡后,其父母欲提取其精子延续血脉这件事
事情要从两年前说起,当时艾拉已经跟男友约书亚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谁知,不幸突然发生,患抑郁症多年的约书亚还是没能躲过该病的迫害,在一个夜晚,他于自己家中自杀,艾拉于悲痛之中想起两人曾经的誓言,想起约书亚内心最渴望的生活状态就是跟妻子和孩子一起好好的生活。于是,艾拉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她向当地法院申请要求留下约书亚的“精液”。
 
情大于法,最终当地法院通过了艾拉的请求,而约书亚的精子也在他去世后48小时内得以提取,并完好的保存在了当地一家试管受孕机构中。接下来,艾拉又向法院正式提出请求,希望法院可以批准她使用已故男友的精子进行人工助孕,生下两人共同的孩子。经过漫长的九个月事件的审判,最终,法院授予艾拉使用其已故男友的精子来进行人工受孕的权利。
 
通过上述两个案例我们看到了精子在绵延后代方面之外的更深远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它更加承载了生者对亡者的一种寄托。就像开篇我们分享的西点军校华裔学生的新闻,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凄凉世间几人能懂?老人最大的希望无非是儿子的生命可以以这种方式延续下去,给活着的人以勇敢生存下去的勇气。
 
如何看待西点军校华裔学生意外身亡后,其父母欲提取其精子延续血脉这件事
 
分享到这里,突然觉得这些可以用这种方式获得亲人生命延续机会的家庭很幸福。这让我想起三十年前发生在表舅家里的一件事。那一年,表舅家的大儿子华哥迎娶了他心目中爱恋着的姑娘,姑娘心灵手巧,在镇上一家竹艺编制厂工作,至今还记得他们结婚时热闹的场景。婚后第三天,华嫂跟随厂里来北京培训,华哥就照例上他的班。
 
因为家里有农活需要照料,华哥下了班还要到地里帮衬表舅。那一晚,为了给麦子地浇水,华哥跟表舅轮番熬夜看机器,第二天一早还要到单位上班,他是电工,遇上故障要爬杆上去检修,那一天熬了大夜的华哥一个不留神就趴到了有电的电线上。
 
那时通讯及交通都不如现在这样便捷,等华嫂赶回来时已是七天后,因为尸体没有适合的存放地方,华哥身形都已臃肿腐败,至今忘不了华嫂初见他时那种悲怆绝望。很多人都劝她另外寻个好人家,但是华嫂始终没走,守着公婆过了三十年,如今华嫂已是五十开外的人了,膝下没有一子半女,她常感慨:要是当年能怀个孩子就好了,至少能有个盼头。说这话时,满脸满心的苍凉!
 
为已经去世的人取精延续血脉,从这种层面上看真是一件福源深重的事,只是很多人都没能赶上,以致终身遗憾。那么从医学角度看,如何实现这种操作呢?作为生育服务行业从业者今天为大家分享一下。医学上,通常人体死亡后24~72小时内,精子仍然是存活的状态,在此世间内,专业医务人员可以通过手术隔开输精管管壁,并用针管抽出成熟精子,之后进行冷冻,以备未来所需。
 
说白了,给已经去世的人提取精子这件事并不难,只要国家法律政策允许,这件事就很容易操作了。今天我们分享这几个案例,目的在于多给这些遭遇意外的家庭以理解和支持,人生不易,多一分生活下去的勇气最重要!
 
  • 相关推荐
  • 百科
  • 美国
  • 泰国
  • 俄罗斯
  • 乌克兰
  • 柬埔寨
  • 医院
  • 国内
  • 月子
  • 备孕
  • 起名